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春玉的博客

教育 艺术 时评

 
 
 

日志

 
 
关于我

唐春玉,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党总支书记,美术学院教授,从事书法篆刻教学20年,在《中国书法》、《书法》、《中国美术》等专业报刊发表论文30余篇,在《中国书法》、《书法》等专业报刊发表书法篆刻作品近百方幅,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书法家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通辽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云——化德二中我的老师们  

2015-01-21 10:15:17|  分类: 落英缤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高中是在化德二中上的,一年级在一班,二年级分班到了文科的三班。80年代中期,恢复高考后头几届的毕业生刚刚毕业,二中教师中充斥着年轻的气息,我们的老师就是这样一批刚刚成家或者刚刚恋爱、刚刚失恋或者正蠢蠢欲动、浑身上下散发着荷尔蒙的中专、大专和少数本科毕业生。

        一年级时我最痛恨的课程是物理,听不懂,作业完不成,每天都要在晚自习结束前抄一个姓安的同学的作业交差,抄作业被人看不起,心里其实十分屈辱的。物理老师就是我们的班任张万全,教我们的时候他刚刚毕业,讲课比较温柔,让我犯困。

        让我犯困的还有数学课,数学老师好像叫李万宝,一次我又在数学课上睡着,于是他用粉笔头袭击了我,记得我当时还狡辩说,闭着眼睛思考呢,引得全班哄堂大笑。(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犯困不是因为老师们讲得不好,而是我对理科不感兴趣,当然我的文科也一般般。)

        化学老师是城里人,长得娇小可爱,学生们给她取的外号是“小摩尔”。当时的年轻单身教师们一窝蜂地向她发起进攻,她从中选择了张万全。我对理科各门课普遍没有兴趣,只有化学学得还不错,我想一定是小摩尔老师教学水平高吧。

        生物老师窦昌义,因为教学好,被从乡镇中学调到了二中。他的生物课讲得极好,幽默有趣,学生们都爱听他的课。他的板书非常漂亮,左手写字也一样漂亮。为了提醒大家关注他的左手字,他故意用左手写几个字后,再换到右手,还说,又忘了用右手写字了。大家知道他在故意炫技,就和他一起笑。窦老师唯一的缺点是喜欢喝大酒,喝高了还去上课,有时候就语无伦次,仪态不整到裤带耷拉到衣服外面半尺多长,尚自不觉。

        高二时班任是刘忠生,新调来就接了我们的班任,第一天上课时戴一顶蓝帽子,很土的样子,让大家颇为失望。等走上讲台,摘去帽子后,他的一头浓密乌亮的黑发都把我们看呆了。不知道这么好的头发,不展示出来,捂个破帽子干什么。他有点不拘小节,裤子破了三四天都不补,于是大家一致认定他怕老婆。说他怕老婆还有另外一个佐证,他抽的烟牌子极差,从来不好意思把烟盒从兜里拿出来,总是一根一根地直接从兜里掏出来。

        关小瑞老师应该是高三给我们上数学课的,那时刚刚结婚,正满身上下洋溢着幸福,脾气好。毕业聚餐时,大家都没大没小起来,灌年轻的老师们,关老师就假装喝高了,自己出溜到了桌子底下。大家一看真把老师灌多了,于是我和另外一个同学搀着送他回家,刚出教室不远,他就让我们返回,自己健步如飞地去了。从此以后我们知道关老师是大大地狡猾。

        我和付英宝曾插班到李润玲老师的班级,岁数大去的晚就坐在最后一排。付英宝当时应该是耳朵不太好,上课的时候以他自以为很小的声音和我说悄悄话,结果不但全班都能听到,也影响到李老师的教学,李老师又不好当着学弟学妹们的面训斥胡子拉碴的我俩,就在讲台上恶狠狠地瞪我们。

        高二下学期田学和老师接替刘忠生老师担任我们的班任,教地理,内师大地理系毕业。按说那个时候内师大的毕业生完全可以在市里找到工作,不知道田老师为什么要回到小县城,也许是爱情的力量吧。田师母很漂亮,我们从字里行间也揣测田老师比较服从她(没说他惧内啊,如果惧,那也是成熟男人应有的素质)。田老师的地理课讲得非常之好,他的最大的优点在于能把非常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他经常传授我们一些书上没有的诀窍、公式、捷径。所以地理考试中最难的题我们都不用思考,直接用他教给的公式一套即可。他是应试考试教学的高手,在高中有限的时间里,他告诉我们的是怎么做,而没有繁琐地告诉我们为什么这么做,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把高中地理课本吃透了,他用了大量的时间做教研,使得学生能够用较少的时间牢固地掌握知识。他有静脉曲张的毛病(后来他看了我的博文,说:我没有静脉曲张啊。也不知道当时这说法是怎么出笼的,按说当时也没有网络大V,但谣言有),讲课时很少站在讲台上,总是在课桌的过道间捧着课本边走边讲。他当班主任很少正面训学生,侧面、反面地笑着损人是他的强项。大家都怕他笑,我们当时都觉得他的笑很阴险。一次下课后,我边低头看书边打口哨,他悄悄进班后拍了拍全神贯注的我,在我抬起头面对他时,他笑着问:“奏乐呢?”我上高中的几年,颇好带头犯上作乱,与学校、与班主任、与一些大家都硌膈瘾的老师常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也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