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春玉的博客

教育 艺术 时评

 
 
 

日志

 
 
关于我

唐春玉,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党总支书记,美术学院教授,从事书法篆刻教学20年,在《中国书法》、《书法》、《中国美术》等专业报刊发表论文30余篇,在《中国书法》、《书法》等专业报刊发表书法篆刻作品近百方幅,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书法家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通辽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云——毛小  

2014-03-08 11:28:17|  分类: 落英缤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内蒙西部区农村给男孩子取名,经常用“小”这个字,比如“白小”、“黑小”、“二小”之类,就像陕西农村爱把孩子叫“娃”一样,比如说“平娃”、“银娃”等等,也和小日本把男孩子叫“郎”一样,比如“寅次郎”、“太郎”、“一郎”等等。
       毛小,俺们村文化革命前期的高中毕业,一表人才,毕业后就到村里当了大队秘书。尽管家境一般,但秘书大小也算个大队干部,加之长得精神,于是他和村里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订了婚。这个姑娘的一个亲戚恰好是公社的文教助理。文化革命中上大学不用考试,直接从工农兵中推荐。那一年我们公社摊得一个指标,还是清华大学,毛小因了文教助理的关系,进入清华。这是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也是截止目前几十年唯一的一个清华学生。上了学后,班级同学互相探听对方班底,毛小说他父亲是放羊的,大家都不信,但他父亲确实是放羊的,只不过他隐瞒了文教助理是他亲戚一节。可见文化革命中,腐败就已经很盛行,真正的工农兵家的孩子上大学可能性也是不高的。
        一次我们村的大队副书记去北京看病,毛小帮他联系医院之类。大队副书记从小到大只坐过土炕、条凳,顶多还坐过硬木椅子,毛小带他到某宾馆大堂,当副书记第一次实实在在地坐到沙发上的时候,竟然吓得跳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个“密器”居然是软的,没坐实,因而吓得不轻。
        毛小上大学期间,眼睛近视了,某次假期回家,就戴上了眼镜,结果乡亲们就大为不满,觉得你一个年轻人刚刚念了几天书,就挎上个眼镜,这不是装大尾巴狼吗,乡亲们的思想落后、容不得新事物新变化于此可见一斑。
        再后来,毛小大学毕业,村里人不知道他具体在什么地方工作,只传说他的单位是一个做牙刷的厂子。我猜想,他应该是在一个化工厂工作,乡亲们不知道化工是什么玩意,于是有人就解释,知道牙刷吗?那就是化工厂做的。因为提别的化工产品,乡亲们可能没见过,于是提了身边的牙刷,结果乡亲们就以为他真是去做牙刷了(以上未经核实,我的猜测而已)。这就让乡亲们很不齿,觉得念了半天大学,最后去做牙刷!
        再之后,毛小就把他原来的对象蹬了,尽管这个对象很漂亮,尽管毛小能上大学是靠了对象的关系,乡亲们就都骂他陈世美。但你想想李春波能把大辫子的小芳带回城里吗,即使带回去,也没法过。还有《人生》中高加林,也是这种情况。但淳朴的乡亲们不管这些,他们同情弱者,他们无法容忍忘恩负义和变心变节。
       再后来,毛小找了城里的媳妇后,还把这媳妇领回村里,乡亲们都对这城里女人呲之以鼻,说妖里妖气中看不中用的玩意能和那谁谁比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