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春玉的博客

教育 艺术 时评

 
 
 

日志

 
 
关于我

唐春玉,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党总支书记,美术学院教授,从事书法篆刻教学20年,在《中国书法》、《书法》、《中国美术》等专业报刊发表论文30余篇,在《中国书法》、《书法》等专业报刊发表书法篆刻作品近百方幅,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书法家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通辽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云——普通话  

2013-10-23 10:51:59|  分类: 落英缤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家在内蒙西部,乡亲们的语言和山西北部大同一带的语言一样,也和呼和、包头老城的语言一样,大概山西大部,河北北部,内蒙西部都相差不远,和陕西、甘肃的一部分也比较接近。秦始皇的时候,或者李世民的时候,没准还曾经是官话,至少应该是和官话接近的话,就像现在的东北话之于普通话。
        乡亲们从小说方言、听方言,很少接触普通话,于是就听不懂普通话。到七十年代的时候村里有了大喇叭,每个农户家里也统一安装了广播匣子,这广播匣子就是个接收器,你自己开不了也关不了,到点了自然开播,全村同步,甚至全公社、全县、全国同步,先是序曲《大海航行靠舵手》,之后播新闻,有时候也播一点革命歌曲之类。从这个匣子里乡亲们才第一次听到了普通话。因为听不懂,于是就附会,一附会也就搞出很多笑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是每天必说的,有人居然听成“中央人民果果地台”。当时最流行的郭兰英的一首歌的一句歌词“旧社会”,也被大家听成了“吊死鬼”。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直到80年代的时候,收音机已经很常见了,岁数大一点的人还是听不懂普通话。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去北京当保姆,在京郊找了个对象,领着对象回村里,他对象说话还得她当翻译。
        因为离普通话远,又不会说普通话,于是就排斥普通话,同时也排斥一切外来方言,把与自己稍有不同的语言一律称为“侉子话”,常常鄙视之。贾平凹的一篇小说里写到一个农民去城里混了几年,回家后,村人去看他,问:啥时候回来的?答曰:昨晚。于是村人私下里骂曰:还坐碗,咋不坐个碟子呢!你必须说夜儿个,说昨晚就是有点在语言上自绝于人民的意思。我们当地用“咋了”表疑问,高中的时候一个同学家在县城,他常说“怎么样了”这词,结果就被许多同学不齿,背地里骂他装什么大尾巴狼。
         改革开放以后,离开家外出念书、打工的人逐渐多了,尤其电视普及后,听懂普通话已经不是问题了,但让乡亲们说普通话,就还是很浓烈的“山药蛋”味。越是说不好,大部分就越是不说,而且越加地鄙视那些改了语言的故人。直到现在我给老家的亲戚打电话还要用土话,否则他们一定不高兴,也许就因此而不愿再搭理你。前几年曾和一位高中时的老师通电话,我用普通话向他问好,立刻感觉出他的不悦,还没说上几句他就挂了电话。我能想象出他撂下电话后的气愤:居然和我说普通话,什么了不起的人物,离家几年就连话都不会说了!想必跟前有桌子,一定会义愤填膺狠拍一下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