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春玉的博客

教育 艺术 时评

 
 
 

日志

 
 
关于我

唐春玉,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党总支书记,美术学院教授,从事书法篆刻教学20年,在《中国书法》、《书法》、《中国美术》等专业报刊发表论文30余篇,在《中国书法》、《书法》等专业报刊发表书法篆刻作品近百方幅,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书法家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通辽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发表于《内蒙古师院学报》98年1期的《剪裁妙处非刀尺-许雄志篆刻艺术初探》  

2012-03-23 08:17:07|  分类: 我的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春玉

许雄志是活跃在当今印坛上的一位青年篆刻家。他正以自己卓尔不群的印风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注目。当今印坛把傅山“宁拙勿巧、宁丑勿媚、宁支离勿轻滑、宁轻率勿安排”这一理论片面理解后推向极端,打乱传统的篆法、章法、刀法,把审美意识变成审“丑”意识。在这种背景下,当然也有不少不随流俗,不赶时髦,潜心传统,锐意创新,形成自己独特风貌的篆刻终于以其古奇印风被当代印坛首肯了,所谓古当然指传统,奇或谓之新奇。古奇者,因传统而出新意;也可说古为内涵,奇为形式,古奇者,形神兼备者也。

古来能在印坛上开宗立派的大篆刻家,无不首先具有深厚的篆书功底。如皖派鼻祖邓石如,“篆书上承李斯、李阳冰,篆法以圆劲胜,戛戛独造,无几微践人履迹,人谓其书从印入,印从书出。”再如创立吴派的吴昌硕,篆书以石鼓文取形,又参以封泥、陶文,所以他的篆刻苍劲古朴,气势磅礴。更有今人韩天衡以摹印篆印为本,创出淋漓酣畅,流动飞扬的草篆,其篆刻也以雄浑大气风行印坛。许雄志也同这些大家一样,他的篆书如同沃土滋养着他的篆刻。他将大篆、楚简、帛书、镜铭杂揉为一体,变化贯通形成了自己圆润活泼,自然流畅,以椭圆取势的独特风格,“在自己独具个性的直率铺毫和具生拙意味的转折中得到形式美的统一。”

任何艺术活动都离不开对传统的吸收消化,任何一个大篆刻家的成功都必然建立在对传统恰到好处把握上。从许雄志的印作中可以看出,他对传统的汲取有独到之处。他从不固守一门一户,因而印作中既有汉印的沉稳,也有金文的率意,同时隐然透出吴昌硕的高古和来楚生的斑驳浑厚,甚至还有李刚田的冷峻。他的印风用一句话归结就是“稳而奇,古而肆,非秦非汉,亦古亦今。”

吴让之在跋赵之谦印谱中有“窃意刻印老实为正,让头舒足为多事”之句,许雄志印风虽与吴让之相去甚远,但对不故作姿态这一点上却能与让翁妙合神契。从整体上看,他的篆刻无论是采用大篆、小篆、摹印篆,还是甲骨文入印,都能自然铺排、因字立形,或直或曲、或方或圆、不牵强、不做作,达到了“无意于佳乃佳”的境界。

在章法上,他于中原印风吸收较多,十分注重印面的虚实,朱白对比,尤其白文印的大片留红给人以触目惊心之感,这种大开大合、大起大落的变化方式非一般人能为,也非一般人敢为。如“江一桥印”,“江一”两字较简,“桥印”两字较繁,四字以中界等分为二,“桥印”二字与边栏相接,笔画多有残破,使密者愈密;“江一”二字缩至中间,两边大片留红,使疏者愈疏。整个印面左疏右密,左残右工,对比强烈。再如“西斌之玺”,“玺”“斌”二字占满下半部分空间,密不透风,“西”字变窄右移,“之”字缩小左移,这样“之”字周围形成大片空白,疏可走马。上密下疏,上松下紧,变化明显。

朱文印的借边、并边是他的印章在章法上的又一大特点,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对齐白石印风在章法上的借鉴。如“储云私印”,四字都有与边栏相并处。并边太多必然使印边加厚,导致呼吸不畅,他又以印边的大块残破来求得整个印面的活泛灵动,这一点与吴昌硕的印风许多相似之处。此外如“写我心意”、“参禅”等印亦然,字与边浑然一体,粗看有字有边,细看无字无边,达到了一种浑同无迹的高度和谐统一。

在线条上,他的白文印以厚重为主,变化较小,部分相邻笔画的残并以及起收笔处的方、圆、尖的变化是其主要特点。如“梅妻鹤子”,“高国光印”等。而朱文印则极尽粗细对比之能事。如“写我心意”印,“写”、“意”二字笔画繁复,而“写”的左竖、上横与框相并;“意”的右边,下边与边框部分相并,整体是方形;“我”、“心”二字笔画相对较简,又整体收缩,且笔画较细,整体呈圆形。这样,四字形成对角呼应,轻者愈轻、重者愈重,方圆并用、疏密相生、亦庄亦谐,厚实中透出灵动萧散之气。

刀法上,他大胆使用冲刀残破,使全印产生古朴、苍浑、茂密之感,同时吸收齐白石单刀印的效果,单中有双,双中见单,故笔画光中有糙,光糙互见,既有爽利劲健,又不失古朴浑厚。

许雄志的篆刻,强烈的个性建立在广博的取法和大胆的独创上。大刀阔斧中时见匠心独运的精细,使他的印既有法,又不为成法所囿,正如陆放翁所说:“天机云锦用在我,剪裁妙处非刀尺。”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